這系列文章實在太有趣了XD起因為一封信,接著有人翻譯,隨後演變成徵文比賽(?)

emma.jpg 

國語版1 作者loveevelyn

 

我嚇到了 

那個台大女說的都是豪洨

可是因為我不會說中文

所以我也沒辦法很流利的位自己辯駁

但我們是絕對不可能傷害任何人的

我鄰居從我九月搬進來的時候就一直在敲牆壁

每次我跟我家人在skype,跟我阿罵慶祝她生日,

甚至我洗澡的時候她也要敲我牆壁,

大概我每次移動她都要敲

幹我快瘋了

我有跟管理員反應

但他們只是說這個鄰居比較敏感

但我完全沒辦法在這個房間生活

在裏頭我一點也不覺得放鬆

就連半夜我睡著的時候她也要吵醒我

星期五我在用NB的時候她又敲我門

而且我還看到她的臉從窗外看進來  (幹這好毛)

媽的有人侵犯我隱私權

她沒權力偷窺我房間

我很不爽

其他交換學生也知道我跟這位鄰居的狀況

管理員沒做什麼處置讓其他交換學生也覺得很奇怪

星期五的時候我們就想

既然對方都看過來了

為什麼我們不能看回去咧

所以我們敲她門

"不好意思,請妳開個門,我們有話想跟妳說"

只有一個男的敲門,

她說的那些什麼威脅、兇惡態度都不是真的

她對每個人都一直抱怨

不管住在她上下左右都是

去年她有另一個受害者可以騷擾

但這次我變成受害者

她會做任何事情只為騷擾我

 

特別詢問Emma是否有說:"you will die soon"!?

Emma的回答:幹都是那個台大女的豪洨的啦

 

 

國語版2 作者 ReDmango

 

幹,我真的很震驚!

沒有一件事是真的

沒有一件

但是因為我們不懂中文所以我們根本無法在論壇回應

所以我們根本無法告訴大眾這個事實

我們從來沒有對任何人做出傷天害理的事

九月我搬進宿舍後,她就一直不停的敲牆壁

每每我要跟我的家人用Skype聊天、祝我奶奶生日快樂甚至是沖澡時,

她就會開始敲牆壁!

她媽的!

我曾經告訴過管理員這件事,可是管理員只淡淡的說

「好啦,她只是有點太敏感。」

她無時無刻都在敲牆壁,這樣我玩屁阿?這感覺糟糕透頂!

就算是午夜時分,她知道我已經熟睡了,她就會把我吵醒

周五下午,當我正在安靜的用我的筆電時,她又開始敲了

剎那間我居然看到她正透過窗戶看著我!!

這根本就是侵害我的隱私權阿!!

她根本沒有權力來偷看我的房間!!

我感到非常沮喪

其他的交換學生也知道這整個學期所發生的瑣事

大家都認為管理員對此河蟹根本就太詭異了

週五晚上,我們想說何不去看看她的房間呢,反正她下午也做過一樣的事

所以我們就過去了,首先我們輕輕的敲了一下窗戶然後說:

「你好!你可以打開窗戶一下嘛?我們想跟你說一些話。」

這真是太扯了!她居然捏造了一堆差點被推進鬼門關之類的故事

當時只有一個男的敲了他的窗戶,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舉動

而且她還非常明顯的向每一個人抱怨這件事

 

諸如樓頂樓腳之類的閒雜人等她全部都在宣傳這件事

去年就有一個人被她這樣搞了,而今年這個倒楣鬼是我!

她極盡所能的做任何可以侵侵犯我的事(因為是harrass

特別詢問Emma是否有說:"you will die soon"!?

 I ask 艾瑪 if she said "你她媽完蛋了" or not!?

Emma的回答:沒有任何一個人說過這種話!沒有一個人說過!

 

 

國語版(正常版) 作者 Depreciable

 

我真的嚇到了,她說的一切沒有一句是真話。

因為我們不會說中文,所以我不能在這論壇上發言說出真相。

我們要強調,我們絕對不會意圖傷害任何人。

自從九月我搬進宿舍後,這位鄰居就一直常常敲牆壁。

每次當我跟家人聯絡,洗澡或是有任何一點動作,她就會開始敲牆壁。

 

太誇張啦!我跟管理員抱怨後,他們只說:「好啦她只是太敏感。」她這樣一直敲一直敲,我都沒辦法住下去了,住那一點也輕鬆不了。

甚至半夜也吵我起來,只因為她知道我這時睡著了(按:所以報復?)所以星期五下午,當我安靜在房裡用電腦時,她又開始敲了。

突然間!她的臉居然在窗戶外面!這根本就是侵犯了我的隱私權啊

 

這是我房間耶,天啊怎麼有人可以這樣,

其他交換學生在這學期間,都隱隱約約知道這些事情的片段。

每個人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管理員是死魚都不做些什麼。

 

但是星期五晚上我們想到了:「為什麼我們不報復一下,也從窗戶去露臉嚇她?

(因為她今天才這樣嚇我)所以我們去敲(不知道是敲窗戶還是敲門)啦!

然後很耐死的說:「嗨拍寫,可以開一下嗎?我們想要跟你踹共。」

當時只有一個宅宅在敲,而且沒有其他怪異舉動。但是她卻編造了這些我們恐嚇她

之類的故事。這根本是起笑了!

而且其實不指我們,她還抱怨所有樓上樓下的鄰居

去年她有另外的受害者,今天受害的就是我了。

她會做任何可以騷擾到我的動作。

 

沒人這樣講,沒有人!她騙人!假的!欺負我不會說中文!

 

 

台語版  作者 loveevelyn

 

挖金價五驚到

 

黑咧查某豪洨

恩溝阮抉會工台灣話

沒法度為嘎低工尾

a厝邊自從挖搬入來丟一直弄門

打鈣我衝三小伊攏抉弄

挖低咩起肖阿

 

挖五嘎管理阿杯共阿

伊供黑咧妹阿基洗咖敏幹

恩溝挖金價凍未條

因為挖睏a習準伊馬抉弄門

拜五a習準  伊又勾弄挖a

我勾跨丟伊a臉大低窗仔門釘管

我金抉爽

全部a高瓦蛤星攏災訝

 

管理啊杯攏謀充啥

打給攏乾嘎怪拐

拜五a習準阮也弄伊a

掐伊出來

阮家a盪嘎伊工威

基五己咧查埔弄伊a

 

黑咧查某攏黑白工威

伊溝一直靠夭

我伊定恩洗第一a吼伊按呢欺負a

攏洗伊咧豪洨

 

 

七言古詩版 作者 cwind07

 

所言非實且震驚

不擅中文未能言

蓬門初使為君敲

狂敲即使史凱批

小二無奈太敏感

斗室無時能懈防

午夜夢迴惱人眠

週末仍敲筆電前

暮然回首現窗前

探頭張望驚欲狂

此事遍傳交換生

眾覺詭行小二晾

仿其現窗欲同言

僅有一人無去死

含怨訴苦遍街坊

犧牲非獨我一人

 

 

星爺版 作者 gmoz

 

稟大人,小人本住在台女的旁邊, 房中有酒又有奴,生活樂無邊。

誰知那台籍女,他蠻橫不留情, 勾結櫃台目無天,踢我牆壁吵我眠。

我起身跟他來翻臉,慘被他中文來打扁,

我奶奶生日要快樂,反被她擾進了房間, 吵了我一百遍,一百遍,

最後她下線遺恨人間。

 

他還將我家人,逐出死蓋闢,流落到江邊。

我為求得好眠,只有獨自忍耐在床前。

誰知那台女,他實在太陰險 知道此情形,竟親身來暗算,

站我陽台曝露在窗前,小人身壯健,殘命得留存,

朋友得知他氣歸天!此恨更難填。

為求反霸凌,只好賣身為奴自做賤。

一邊勤找人,一邊發這篇,

發誓要把汙名反,手刃仇人意志堅。

從此中文字典伴身邊,我銘記此仇不共載天!

 

 

日文版 作者 firedeath

 

私もびっくりしました

アイツが言った事はすべて嘘です。

わたしは中国語が話せないですから(不要噓這種東西拉)

うまく伝えませんでした。

でも、悪い事はしておりません。

9月からずっと部屋の壁を叩いています。

どんなときも、叩いています。

もう我慢できません。

このへやで生活するのは難しかった。

夜中も壁を叩いていました。

そしてついに窓の外から私を覗いてた。

怖い。

ほかの学生もこの事を知ってます

みんなもなんで管理員は何もやってくれないの?

という疑問があった。

だから金曜日に私たちがやり返した。

ごめん、ちょっとはなしたいんですがだけ聞きました。

決して悪い事はしませんでした。

去年はもう一人被害者があったみたい。

今年はこのわたしが被害者になった。

 

 

文言文版1 作者 sakuya312108

 

非也,吾大驚。

彼之言無一為真,無一為真。

 

然無奈何,吾等不通漢文,無以言。

亦不能述其實。

 

吾等實無傷人之意。

 

彼自吾九月入住以來,日日叩吾牆,

思蓋批時叩之,賀祖母壽誕叩之,浴亦叩之,

吾一動則彼必叩之。

 

喪亂心智,誠擾也。

 

吾亦嘗語於門房,門房曰:彼女纖敏,慎勿怪。

吾實不勝彼擾,難作息於吾室。

況彼旦夕叩吾牆,三更依然,恐其知吾欲寢而醒吾。

 

元月十四,吾於室內弄電腦,彼復叩之。

而後忽現其面於吾窗。

吾室乃私室,何以彼得擅窺之!

怒甚。

番生有他者,知此事,亦怒甚。

言何以連月門房俱無動作。

 

元月十四夜,

吾等意彼既侵吾,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亦非過也。

故越陽台叩其窗曰:「可否開窗談之?」

 

此敲窗事,僅一男為之,吾等亦無踰矩之舉。

然彼竟妄言造假,誠昏也。

 

況彼常怨鄰人喧鬧者,

不分東西上下四鄰,

去年已有一鄰人遭難,而今為吾慘受其害。

 

至於威嚇云云:

 

無人威嚇於彼,無人。

乃其妄言,全無真語。

奈吾等不通漢文,無可言其實也。

 

 

葡萄牙文 作者 lifepasser

 

Não, eu realmente estou chocado!

 Nada disso é verdade

 NONE.

 

 Mas desde que não falam chinês, não podemos escrever no fórum

 e não podemos dizer a VERDADE

 Nós nunca iria fazer nada para machucar ninguém

 

 Meu vizinho tem sido bater na minha parede desde o dia que eu me mudei para

o dormitório

 em setembro.

 

 Toda vez que eu skyped com a minha família, desejando que a minha avó um

feliz aniversário ou

 tomou um banho, ela bateu na minha parede toda vez que eu me mudei!

 

 Foi muito louco

 

 Eu disse ao manamgement é claro, mas eles apenas disseram "sim, ela é muito

 sensíveis "

 

 mas eu não poderia mesmo viver no meu quarto. Eu nunca me senti bem lá

 dentro ou relaxado

 porque ela bateu TODOS os tempos.

 

 

 

西班牙文 作者shiyeh

 

No, estoy muy sorprendido!

Nada de eso es cierto

NINGUNO.

Pero ya que no hablan chino que no puede escribir en el foro

y no puede decir la verdad

Nosotros NUNCA hacer nada para lastimar a nadie

Mi vecino ha estado golpeando en la pared desde el día que se mudó a la

residencia en septiembre.

Cada vez que skyped con mi familia, con el deseo de mi abuela o un feliz

mudé!

Fue una locura

Le dije al manamgement por supuesto, pero que acaba de decir "sí, ella es muy

sensibles "

pero yo ni siquiera podía vivir en mi habitación. Nunca me sentí bien o

relajado allíporque ella llamó TODO el tiempo.

Incluso en medio de la noche para despertarme up.Cuz ella sabía que yo

estaba dormido.

Así que el viernes en la tarde ella volvió a llamar y yo estaba sentado

tranquilamente en mi habitación, en mi portátil.

Y, de repente, veo su cara mirando a través de mi ventana!

Esa es la invasión del derecho a la privacidad!

Al igual que la habitación de mi y ella no tiene derecho a mirar a través

de mi ventana!

Me puse muy molesto.

Y todos los otros estudiantes de intercambio saber acerca de estas pequeñas

cosas

a lo largo de todo el semestre

Todo el mundo pensó que era extraño que la gestión no hacer algo al

respecto que.

Pero en la noche del viernes sin embargo: "¿por qué no ir a ver a través

de SU ventana (porque ella había hecho lo mismo a mí en el mismo día)

por lo que fue y llamó y dijo lentamente "hiii, perdonen, ¿puede por favor,

abra para que podamos hablar con usted ".

Era sólo un muchacho que golpeó y luego nada loco que inventa estas

historias de amenazas de muerte y esas cosas que sólo era una locura.

y al parecer ella se queja de TODOS.

personas que viven junto a ella, etc planta baja, planta alta,.

El año pasado había una víctima más y esta vez yo era su víctima.

 

文藝版 作者 loveevelyn

 

或許我是被嚇著了吧,

那謊言如蟬翼般易破。

還記得那是個微涼的午後,

我獨自一人抬著行李箱進入了台灣大學的宿舍,

開始了交換學生的第一天,

沒想到隔壁竟然有個邪佞的鄰居,

不斷的輕敲著我的房門,

她想對我做什麼?

 

我不懂 ..

那是我第一次失眠。

 

不僅如此,她也常常打斷我和家人的連絡,

就連我沐浴的時候她也敲著門,

她是否將電腦鍵盤裝置在我的房門上了呢?

我懷疑著。

我的壓力大到快受不了。

我向管理員叔叔告知了這件事情,

 

「那位女房客只是比較纖細敏感而已」他輕蔑的笑著。

 

但我快無法在那裏頭繼續生活下去了!

我需要睡眠..

但不行,

只要我一入睡那噩夢般的叩叩聲將向我襲來

一月十五日   星期六

 

她又扣門了,

這次是我正在用筆記型電腦的時候。

我甚至能看到她的臉顯現在窗戶上!

這是侵犯隱私權嗎?!

我幾近崩潰。

其他交換學生也為我打抱不平,

但是對於管理員都沒有什麼處置這件事情,

大家都覺得有些奇怪,

難道其中另有隱情?

我們決定調查個清楚, 

 

在同一天,我們也敲了她的門,

想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沒想到她竟然發了瘋似的,

到處向其他人亂說話,

他們或許是同一份子。

我不會是第一個受害者,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在我的生命還未完結之前,

我想她會繼續敲著我的房門 ..

等等各位,

我的房門又響起叩叩聲了,

這真是個不平靜的夜晚 ...

 

文言文版2 作者 sakuya312108

 

初聞此事,大驚。

複查其理,皆誤。

誤誤誤,提筆欲書,卻躊躇,不諳鄉音,真言難吐,雖怒不將他人負。

九月入住,思鄉情苦,視訊網路,獻桃祖母。

卻奈何鄰人擊壁宣怒,窺我於窗牘。雖與舍監訴,卻入五里霧。

前因如此,後果下述。

孤男臨其門,傾訴我心苦。

伊女偽此事,波網興眾怒。

受害豈獨我?去年還一人。

 

 

程式語言版 作者 GreatShot (cooper6334補充註解)

 

//有個emma

//有個emma

Emma  emma = new Emma();

 

//emma.setCountry("Sweden");

 

//設定emma的初始值  國家:丹麥  學校:台大 會不會講中文:不會

//被打擾的次數:0 剩餘上課的日子:180

emma.setCountry("Denmark");

emma.setSchool("NTU");

emma.isSpeakingChinese(False);

int NumOfAbused=0;

int SchoolDay = 180;

 

//無窮迴圈

while(True)

{

  --SchoolDay;

//嘗試執行try內的程式,收到意外則跳到意外處理

  try

   {

   //emma聽音樂(大聲)

   //emmaSkype(阿媽)

   //emma開趴

    emma.ListenToMusic(VolumeENUM.loud);

    emma.Skype(FamilyENUM.GrandMother);

    emma.Party();

      //如果emma被打擾

    if(emma.Abused())

    {

      //被打擾次數+1

     ++NumOfAbused;

      //如果被打擾次數少於5

     if(Abused < 5 )

     {

         //關門(超大聲)

         //製造噪音(超大聲)

      emma.CloseDoor(VolumeENUM.extremelyLoud);

      emma.MakingNoise(VolumeENUM.extremelyLoud);

     }

      //如果被打擾次數>=5 而且 上課剩餘日期<5

     else if(Abused >= 5 && SchoolDay <5)

     {

         //1團男生朋友,共6個人

      ArrayList<Friend> friends = emma.FindFriends(6,GenderENUM.Male);

         //再揪一團台灣的朋友,但是只有小天使一人

      ArrayList<Friend> friends2 = emma.FindFriends(1,GenderENUM.Male, \

      CountryENUM.Taiwan);

            //1團的朋友去敲窗戶

            //1團的朋友丟啤酒(海尼根)

      foreach(Friend f: friends)

      {

       f.Hit("Window");

       f.ThrowBeer("Heineken Can");

      }

         //emma("You will die soon")

         //叫小天使去敲門

      emma.Say("You will die soon");

      friends2.get(0).Hit("Door");

     }

    }

 

   //假如收到約談通知的意外發生了!!

   catch(BeingMeatException e)

   {

      //emma寫信("Emma希望與大家說的話")

      //emma落跑(TrafficENUM航空)

    emma.WriteLetter("Emma希望與大家說的話");

    emma.RunAway(TrafficENUM.Air);

   }

}

 

臺文正書法 作者 Proc


哭枵!我有影驚著!
這完全毋是事實,
攏是無影!

但是因為阮袂曉講北京話,所以講阮根本就無法度佇網路頂面(PTT)來應對,
而且阮無法度講出事實,
阮「全然」無做過任何傷害別人代誌,
自九月份我搬入宿舍 時,伊就一直共我闔門(khah mng5)

逐擺我和阮厝內人咧 Skype 時袸,抑是講咧恭祝阮阿媽生日快樂,
甚至我咧洗身軀 時,伊就會開始共我闔門!!
根本就是咧起痟!
我捌(bat)共管理員講起這件代誌,毋過伊只是共我哼哼哈哈(hinn-hinn-hann3-hann3)
應我講:「好啦,伊只是有淡薄仔敏感爾爾」,
但是佇我 房間,我甚至無法度有一正常 生活,
我從來就無法度佇我 房間放予輕鬆,
伊不三時就咧共我闔門,不管啥物時袸!
就算講是半瞑時仔,伊就知影我已經睏入眠矣,伊嘛是仝款共我吵予精神,
拜五 下晝時仔,我彼時咧恬靜 使用我 電腦,伊就閣開始闔矣!
就佇彼時袸,我煞發覺著伊對窗仔門咧共我看!!!

這會使講是侵害著我 隱私權阿!!

伊根本就無任何權力走來偷看我 房間!!

我感覺非常 鬱悶。
其他 交換學生,嘛攏知影規學期所發生 搭搭(tah-tah-tih-tih) 代誌,


逐家攏感覺講,管理員對著這件代誌放予恬恬無愛管,根本就是傷過超過!
拜五下昏,阮就想講,抑無,阮嘛來去共伊 房間看覓好矣,
橫直伊下昏時,嘛是攏共款咧共我創治,
所以講阮就過去矣,今(tann)開始 時,阮先輕輕仔共伊闔窗仔門,
講:「你好!敢會使麻煩你開一仔窗仔門?阮想欲共你講幾句仔話。」
伊煞開始編造一寡啥物險險仔強欲予阮創甲欲死 話語!
這實在是有夠譀古!
彼當時就干若一查甫 咧共伊闔門爾爾,嘛根本無共伊啥款啊

而且伊就開始硩硩念這件代誌,講顯顯予每一人知,
譬喻講,伊向樓頂樓跤所有 人,攏咧報這件代誌予怹知
舊年就有一人就按呢予伊舞甲到甲今年,衰尾道人換我作!
伊用盡伊 手段,做任何會使予我感覺困擾 代誌,
我特別共矮媌(ba5,破媌 ba5)問講,敢捌講過"你即時就欲死矣!"這款 話?
「矮媌」共我應講:
並無任何一人捌講過這款 話!
無。人。講。過!!!

 

七言絕句版 作者 AKDcsee

 

孟秋時節入寢間,

鄰女纖性擾吾眠。

譴夫越檻輕打窗,

恐嚇屬虛未曾言。

 

 

《詩經.台風.愛瑪》 作者 looop

 

 驚兮懼兮 人也無良

 眾子咎我 怒而讎之

 驚兮懼兮 語也無通

 何以言對 避而遠之

 入於學舍 隔鄰讎我

 說親道熱 敲其牆也

 念鄉懷母 敲其牆也

 既敲我牆 又窺我窗

 入於學舍 殆將狂也

 

 

 

藍色蜘蛛網版 作者 timtame23

 

阿咪從九月搬進來的時候,不知是否為水土不服

竟一直感覺有人在敲他牆壁

不論是在洗澡時 睡覺時,甚至在跟家人skype慶祝生日的愉快氣氛下

耳中仍舊迴盪著"

"的聲響。

阿咪向管理員反應

我快瘋了!

你只是比較敏感而已...

管理員無奈的安撫阿咪的情緒,心中似乎藏著某種秘密說不出口

那一天,阿咪正在房間裡使用筆電,突然間心神不寧,她轉頭一看

竟然有雙眼睛,透過窗戶住視著她的臉

阿咪嚇壞了,連忙找學生時期的好友阿壞等一行人

打算前往隔壁房間探個究竟

誰知道這樣一個簡單的想法

卻讓她墜入不可預期的恐........

看古今往來的輪迴傳說

到底是無稽之談?

還是事出有因?

看是非善惡的因果循環

到底是心魔作祟?

還是天意作弄?

我們接著看下去......

 

 

  

元曲版 作者 tmwolf

 

初聞此事,大驚。

複查其理,皆誤。

誤誤誤,提筆欲書,卻躊躇,不諳鄉音,真言難吐,雖怒不將他人負。

九月入住,思鄉情苦,視訊網路,獻桃祖母。

卻奈何鄰人擊壁宣怒,窺我於窗牘。雖與舍監訴,卻入五里霧。

前因如此,後果下述。

孤男臨其門,傾訴我心苦。

伊女偽此事,波網興眾怒。

受害豈獨我?去年還一人。

  

十四行詩版 作者 Tabrith

 

In a distant land, where unknown words overflown,

under the same fate of sea, land, and the sky.

The truth of the world plays in a foreign tone,

to me, everyone speaks nothing but lie.

Fear and misunderstanding breeds hatred,

illuminating the sound of darkness.

Constant unholy knocking, my room is no longer sacred.

Alas, the irritation her sensitiveness.

Direct invasion ignited through the window that night.

In a moment of weakness, sorrow, and anger,

our hearts seeked the taste of avenger's delight,

but only a harmless one, just enough to make her quiver.

No one had the intension to cast death upon her life,

please believe us, and end this international strife.

 

 

 

QRCode 作者 Hitotsubashi

 

 q.jpg


 

廣東話版 作者 jean9402035

 

我真係被驚左!

冇半D野係真嫁,

冇!

 

但係,因為我地唔識中文,所以我地根本冇辦法上論壇復文章,

我地根本冇辦法同人地講出呢D事實,

我地從來冇對人地做出果D傷天害理既野。

 

九月份,由我搬入呢間宿舍之後,佢就不停咁敲碰牆,

次次我要同我屋企人用Skype卿計、或者祝福我生辰快樂,

甚至係沖涼果陣時,佢就開始咁敲碰牆!

 

我都俾佢搞瘋左!

我之前同管理員講過呢件事,但係佢好輕鬆既同我話: 

 

        「好喇~果條女係咁敏感架嘛~。」 

 

她時時都係咁敲牆,我都唔想繼續系呢度住啦!呢種感覺差到爆!

 

就算系凌晨,佢知我已經訓既好熟,佢就會吵我起身。

星期五下午,當我用緊我部NB果陣時,佢又開始左,

一瞬間我居然睇到佢系扇窗出面咁樣望住我!

 

呢根本就係侵害我既隱私權阿!!

 

佢根本冇任何權力咁樣偷望我間房!!

我感到好傷心

D交換生都知呢整個學期發生D

佢地都覺管理員咁樣唔理睬呢件事都好詭異囉,

星期五晚上,我地諗住去睇下佢間房,反正佢都系下午做過D野啦,

所以我地就去左佢間房,一開始我地輕輕敲左下窗,跟住話:

 

        「你好!可以打開扇窗咩?我地想同你說D野。」

 

真係鬼扯!佢造謠講左一堆佢俾人砸爆扇窗、又差D俾人打呢D野窩!

        果陣時就得條男同佢講野!都冇做D乜特別事,

 跟住佢仲同人地抱怨呢D事,

  例如樓上樓下D唔關事既人全部俾佢講晒,

上年就有個人俾佢咁樣搞野,今年,呢個衰鬼係我!

佢係極盡所能地對我搞野,

我問左Emma 佢有冇講過屌你老母你死左 呢句野,

Emma 講左,

冇半個人講過呢句野!

冇半個人講過!

 

倪匡版 作者 kuoboy1988

 

我很震驚,在我記述的故事當中,能夠令我震驚的事情不多,但我想這次可以排在前幾名

 

這一切都不是事實,至少不能用現在的科技或地球人的觀點來解釋

我精通世界上各國語言,包含一總極少人會西藏康巴族人的鼓語,但我不會中文

而且我也無法以不夠科學的科學來解釋這個真相科不科學

雖然我脾氣不好而且自幼受過嚴苛的中國武術訓練,但我不會任意去傷害別人

 

這個故事是從九月開始,我感受到我隔壁的鄰居從入住之後就激烈的敲打牆壁

(這裡提到的鄰居,我那時候還不確定他是否為外星人,所以先用鄰居稱呼之

關於這個鄰居的背景,在我另一個記敘會提到)

 

每次跟遠在中國的好友透過加密的網路電話連線時或是跟我祖母道賀

生日時,都可以感受到隔壁的鄰居在激烈的敲打牆壁,我本來對聲音就極度敏感,

但對於習武者來說,激烈這兩個字在用法上會有所保留,在這裡我形容激烈

,可想而知是相當激烈.

 

(這裡提到的網路電話是有一次的故事當中,

跟好友為了保持不受干擾的連線,而特地使用的,在地球上應該沒有

任何人可以截取相同的頻道)

這個激烈的聲響幾乎要使我瘋狂,我受過嚴格的武術訓練,對於保留

自我的意志相當有一套,所以我不確定那聲響是否帶有現今無法解釋的科技

在裡面

我一向很低調,所以我採取一般社會的處理方式,也就是告訴管理員

但管理員只說這個鄰居比較敏感,我不確定管理員的狀況是否正常,

但我確定這個聲響肯定不尋常

我沒辦法在房間裡面自由生活,我感到非常不自在,對於生存,我自然是

有我的一套方法,包誇在最嚴酷的寒山上,或是地下幾萬呎我都待過

(這在我的另外幾個記敘當中),可是這次我睡不著,因為隔壁的鄰居

試圖用我目前還無法解釋的方法吵醒我

星期五我在使用電腦的時候他終於來敲了門,並且我看到他的臉,至少當下

我認為是人的臉孔,他正在偷窺我,有能力偷窺我的人並不多,也只有我

心中有數的那幾個,但他們知道我的脾氣所以不會這麼做

 

我知道其中一定有非常的理由,一時之間也無法設想。確然明知道非常不禮貌,可是還是只

能盯著他看,目光竟然無法從他的臉上移開。

我向幾個我的好友敘述這段事情,他們都是很有能力的人

 

而管理員沒做任何事情也讓我的幾個好友覺得這件事情更加不尋常

至少沒辦法用地球上的科學來解釋

我們敲了他的門,我忍住我的脾氣說:不好意思,請妳開個門,我們有話想跟妳說

我不確定對方聽不聽得懂我的語言,也或許他們不需要靠言語來溝通

這在我的另幾個記敘有提到.

 

熟悉我故事的朋友,都知道我會很客氣的說出這段話,已經是很不容易

,我已試圖做出最大的讓步

 

在當時,我絕對料不到事情下一步的發展竟然會是那樣!

而事實上只有我一個好友敲門,我想她向她的同類們所說的話不並是事實

也許不同生物對於社交的感知是不太一樣,但我想我見過百種奇怪生物

,這已經是我很大的讓步

 

我更是大惑不解,去年我的另一個鄰居也受到他的侵犯,但這次換我,我仍然試圖

去理解原因,這件事情實在是太怪,我需要把這件事情弄清楚

 

火星文版 作者 awaking05

 

,小艾瑪好難過桑心窩

  這都鼻是真滴辣! >W<

  哭哭 Q^Q

窩門鼻會說中國話 see鼻懂泥們的字 而且才鼻會說謊逆!!

   窩們才鼻會企傷害別人逆! Q.Q>

  小艾瑪從搬來新家家後  窩低臭鄰居就粉喜番亂敲人家滴牆壁

  連人家用網路跟窩滴奶奶慶祝生蛋日快樂 她也粉討厭都一直亂亂敲

    小艾瑪非常低生氣!! ˋˊ

  小艾瑪跑企樓下跟他棉說這鍋事情 她說窩滴臭鄰居粉奇怪捏

  可是小艾瑪迷有其他新家家可以住 Q__________Q

  那鍋臭鄰居都一直亂敲人家牆壁 害人家都睡鼻著

  晚上都一直吵人家睡覺覺  都鼻讓人家睡覺覺

  小艾瑪超生氣滴!! >___________________</

 

  然後小艾瑪有一天在玩電腦滴時後  臭鄰居又在亂亂敲人家牆壁惹

  超口惡的!

  人後她又跑來人家滴窗戶亂亂看 豪噁心!!

  她怎摸課以降子給人家亂亂看人家滴房間!!!  ˋQˊ

  小艾瑪粉粉粉生氣捏!!

  人家滴捧由都叫窩鼻要跟她這鍋小鼻子小眼睛滴臭鄰居生氣氣

  鼻要再企惹那鍋臭鄰居 >O<

所以有一天小艾瑪就跟好捧由想企她房間玩

   給她敲敲門要跟她說話話  可是她都一直鼻要理人家 哼哼 =v=

然後這鍋臭鄰居還亂亂說話 說人家亂罵她

  她都碼亂亂說滴

  都欺五人家鼻會說泥棉滴中國話

 

  小艾瑪聽惹真滴粉生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圖片版 作者 sexxes

 

:         幹,我真的很震驚!

        

        <█

         ||

:        
沒有一件事是真的
:        
沒有一件

        

        <█@m
         ||

:         但是因為我們不懂中文所以我們根本無法在論壇回應

        ? ? 
義大利?
       ?
>
        <█
         ||

:        
所以我們根本無法告訴大眾這個事實
:        
我們從來沒有對任何人做出傷天害理的事
:        
九月我搬進宿舍後,她就一直不停的敲牆壁

         │  )
         │ ))   ...
     ○
│)))
   <█   │ )) ║
█═
    / >  │  ) ╠═══╗

 

:         每每我要跟我的家人用Skype聊天、祝我奶奶生日快樂甚至是沖澡時,
:        
她就會開始敲牆壁!

         │  )                 │  )                  │  )
         │ ))                 │ )) 
              │ ))  ┌
     ○
│)))             ○│)))  ii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媽的!

        

        <█

         ||

        
 
        <█

         ||


        
 
        <█
 
         ||


        
                   
        <█
                   
         ||

 

:         我曾經告訴過管理員這件事,可是管理員只淡淡的說
:        
「好啦,她只是有點太敏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無時無刻都在敲牆壁,這樣我玩屁阿?這感覺糟糕透頂!

         │  )
         │ ))
     ○
│)))
   <█   │ ))    

    / >  │  )     /█
_㊣
         │         (*\  █>
                         ((

:        
就算是午夜時分,她知道我已經熟睡了,她就會把我吵醒
:        
周五下午,當我正在安靜的用我的筆電時,她又開始敲了
:        
剎那間我居然看到她正透過窗戶看著我!!

        ┌───┐
        │○>   │      +
        │▌    │   ║ 

 
 ̄ ̄ ̄ ̄ ̄  ─█
                    |
|<╥

 

:         這根本就是侵害我的隱私權阿!!
:        
她根本沒有權力來偷看我的房間!!
 

:         我感到非常沮喪

                
//
                

                 /█

                  ((


:        
其他的交換學生也知道這整個學期所發生的瑣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都認為管理員對此河蟹根本就太詭異了


                    
                  
                    <█
<█ <█ <█       █
                     <|    (\    ||    /|         <|

 

:         週五晚上,我們想說何不去看看她的房間呢,反正她下午也做過一樣的事
:        
所以我們就過去了,首先我們輕輕的敲了一下窗戶然後說:
:        
「你好!你可以打開窗戶一下嘛?我們想跟你說一些話。」

:        
這真是太扯了!她居然捏造了一堆差點被推進鬼門關之類的故事
:        
當時只有一個男的敲了他的窗戶,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舉動

       

        ●
        █

     


:        
而且她還非常明顯的向每一個人抱怨這件事
:        
諸如樓頂樓腳之類的閒雜人等她全部都在宣傳這件事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就有一個人被她這樣搞了,而今年這個倒楣鬼是我!

                  ○                 ○
       
  /█                  /█
      
(            (

:         她極盡所能的做任何可以侵侵犯我的事(因為是harrass

 

                  

             ○

        <█   

         />     

 

PS. 圖沒對齊請見諒。

 

 

關鍵時刻版 作者 jacky66666

 

「好的,哲青,剛剛Emma說她被嚇到了,而且當事人說的話

沒有一句是真的,在歷史上是不是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沒錯,寶傑。這件事情發生在元朝期間,有一群從歐洲來的商人,

被當地的居民誣陷是強盜,還被抓了起來。但是他們不懂中文,沒

辦法為自己辯駁,他們將這件事情寫在草紙上,埋在監房的角落,

被現代人給找出來,才還他們清白。他們在之後被流放,沒人知道

他們的下落。」

 

「剛剛哲青說得很好,那我再補充一點。」

「友驊兄請說。」

「其實Emma在這之後有講,從她九月搬進台大宿舍之後,她隔壁的鄰

居就開始敲她的牆,而且連她在用Skype跟奶奶說生日快樂的時候、甚

至是洗澡的時候都不放過,像這種事情實在是很過份。」

「很過份是嗎?」

 

「最過份的是管理員,當Emma去反應鄰居影響她作息的時候,他什麼也不做。」

「等等,友驊,你剛剛說管理員置之不理?」

「千真萬確,這件事情只有三個人知道,一個人是管理員,一個人是我,另一個

我不能說。」

 

「好,現在Emma講到她連晚上都會被吵醒,還看到有張臉出現在她窗戶前,

請問皓平,像這樣子的恐怖體驗會給人什麼影響?」

 

「好,請大家看看這張照片,這是Emma當時在房間打電腦,我跟她合照的情

形。我們可以看到窗戶的這個角落有張人臉,請攝影大哥把它放大,現在大

家看得很清楚,這張臉的表情很哀怨,很恐怖,好像有沈冤未雪。然後大家

注意Emma的表情,她看起來很驚恐,我當時很確定她受到驚嚇。後來

 

「皓平你先等一下,江教授,你在這張照片裡有沒有看出什麼端倪?」

 

「皓平兄說得很精準,但是有一點可能沒注意到,就是為什麼這張照片裡

除了Emma,沒有人注意到窗戶的那張臉。那我想這是是不是有可能是外星

人的腦波操縱,把影像投射到Emma的腦海裡,碰巧被攝影機捕捉到。」

 

「但是除了其他的留學生,管理員並沒有注意到有異狀。」

 

「那麼也許,也許我們可以假設管理員是外星人。」

 

其他我翻不出來,Toilet只有考五百多分。

 

古龍版 作者 brach

 

她很震驚。

自西域到中原,再從中原到這個東南之島。

這麼多年的江湖闖蕩,她,從來沒有這麼震驚。

震驚有時候比不震驚還要困難得多。

她的手從來不曾抖過,就算在與西門吹雪那驚天動地的一戰時,她也不曾抖過。

但這次她卻因為突如其來的震驚,引的握著劍柄的手微微發抖。

一個人活著,她才會哭,會笑,會高興,會悲傷,也會震驚,要不,就沒有意思。

 

她心理喊著。

但她無言。

有時候當你有全世界最多的話要講時,你反而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也有時候是因為眾人都聽不懂你講的話。

她從來不主動挑釁任何門派。

她也從來不曾想過要去傷害任何人。

但往往拔劍的瞬間,總是在你最不想拔劍傷人的時候。

 

她住進客棧已經四個月了。

從她住進來時,隔壁的姑娘就時常來敲門。

也許是錦衣衛,也許是少林寺的高手,但姑娘練的是當年威鎮八方的金大俠的太子神功,

聽聲辨位的功夫著實了得。

每當她放飛鴿傳書給在西域的姥姥,或寬衣解帶,沐浴她那潔白無瑕,豐腴滑嫩的身驅時

,隔壁的姑娘便來敲門。

對一個人了解最深的,常常是他最大的仇人。

這位敵人總是懂得在她最不想聽到敲門聲時,敲門。

但她只聽得到敲門聲,卻看不到那位姑娘。

只有看不見的危險,才是最可怕的。

 

這位姑娘肯定已經瘋了。

只有瘋子才會做出最冷靜的事。

唯有瘋了,你才有辦法講出你心內深處最想說的話,最想敲的門。

這個世界上的人往往都覺得別人都瘋了,只有自己是正常的,但其實他們自己也許才是真

正的瘋狂。

 

她起身下樓,對店小二說:「等會打點水酒與熟牛肉送來我房。」

店小二含笑不語,兩眼瞇瞇看著她。

她掩不住心裡的慌張,直奪口而出:「請問隔壁的客人是誰?何以一直對我敲門相逼?」

小二道:「是的,那位姑娘是敏感了些。」說完就走回灶房。

他這樣講是甚麼意思?

她只有苦笑。

這間客棧邪門的很,等辦完事,就該立即離開這個小鎮。

 

敲門聲漸漸增多了。

有時她在睡夢中也會被敲門聲驚醒過來。

但她不能表現出驚慌失措的樣子。

因為只有驕傲和自信,才是女人最好的裝飾品。一個沒有信心,沒有希望的女人,就算她

長得不難看,也絕不會有那種令人心動的吸引力。這就正如在女人眼中,只要是成功的男

人,就一定不會是醜陋的。

 

在那天下午,隔壁的姑娘又再來敲門。

她恬靜地坐在房裡,暗自運氣以對抗暗藏了太子神功的敲門聲。

忽然,窗戶上出現了一張臉!

這是習武之人的大忌,在別人練功時偷看,偷拳是最下等人的行為。

但往往最下等的人,卻是最成功的人。人常常不屑做那些下等的行為,是因為他們不敢,

而不是他們不想。一個人只要還活著,就難免做些自己本來並不願意做的事﹔每個人一生

中都要做一些他本來不願做的事,他的生命才有意思。

 

其他住在客棧裡的多是挺胸凸肚的武林豪客,也對隔壁房的太子神功傳人時有耳聞。

尤其是她以高超內力震攝人心的敲門七式。

店小二仍然曖昧著笑著。

這樣笑,直叫人心裡發寒。

 

這夜,她決定不再等待,在黑夜中決鬥不是她最想見到的狀況。

但是,又有幾場決鬥是她可以自己決定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句話雖然老生常談,卻往往是她這種刀口舔血的江湖俠女最真實

的寫照。

由木窗往外面的沙漠望去,夜晚仍然是一片無盡的黑暗。

世上雖沒有永恆的黑暗,卻也沒有永恆的光明,所以人間總有著很多悲慘的故事,產生了

許多許多哀艷的詩賦,淒涼的歌曲。

對方是太子派的高手,這一戰,她也有了必死的決心。

然而,這一生各大小的事,又有哪一次她沒有必死的決心呢?

但是,死,並不如想象中那麼容易,尤其是當一個人被痛苦折磨得太久時,反而不會死亡

。因為他們連勇氣都已被折磨得麻木,也太疲倦了,疲倦得什麼都不想做,疲倦得連死都

懶得去死。

她協同幾個其他門派好手站在門口,氣沉丹田,勁含八脈,運出她七成的內力,往門上衝

出一招「霸王扛鼎」!

但毫無動靜,這一拳像打在綿花上似的。不止門毫無振動,連一點聲音也沒有。

這時眾人在門口都安靜的等著。等甚麼呢?沒有人知道。

 

就在那時候,只見一位青衣書生眼見機不可失,運足內力大吼一聲。

但仍沒有反應。房裡的姑娘像是運起了龜息大法似的。

她知道,這次的決鬥她輸了,她徹底地輸了。

一個人如果要做一件事,最好就不要問它的結局。只該問這件事,是不是應該去做、是不

是值得去做。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是不是能夠讓別人快樂,自己振奮!因為生命只不過是

一段過程而已。

結局永遠都不會是可愛的,永遠不會。無論多開心多歡樂多可笑的事,到了結局的時候,

就不開心不可愛了。

 

村上春樹版 作者 skylight88

 

「噢,這不是真的。」愛子看上去比實際年齡稍老些,穿著斜紋外套喀什米爾的薄毛衣,暗紅色的毛圍巾、絲質的黑色褲裙、麂皮皮鞋。穿著和平常一樣,都是上等質地品味良好,不過分浮誇的氣質。她用彷彿末日降臨般的口氣談論著這件事。

 

「被誤解有多痛苦,沒經驗過的人是不會明白的。所謂痛苦這種事情並不能簡單地

一般化。各種痛苦都個別擁有不同的特性的喲。你明白嗎?」

 

「多多少少。」我還在思考她話裡更深的涵義。「個別的特性...

 

「是的。語言當然會是個問題,雖然長久以來佔據著我心中絕大部分的是純粹的憤怒,但至少那個時候不是這樣。雖然不能說完全消失了,應該說是代替吧,關於無法用語言清楚表達的那些,我想你應該比我還要清楚才對。」

 

「就好像從不停歇的無慈悲的駕馭者那樣。」我用平靜的聲音回答,黑暗中點起一根Seven Stars,店裡正播放著西貝流士的小提琴協奏曲。

 

「從九月開始,那個不尋常的聲音就一直出現在我的生活範圍。像是被監視一樣。包括我在洗澡或是和家人視訊時都不曾停歇。那規律的敲擊像是要透漏什麼訊息,尖銳而響亮,我被那刺穿的疼痛,直到現在還留在胸口,說不定永遠也不會消失。或許那是很久以前就存在的東西,只是我一直沒有注意到它的存在而已。」

 

愛子續點了一杯威士忌加冰塊,幫我叫了杯金通尼。

 

她繼續說著被看著的事情,那讓她不得不馬上離開那個房間。現在立刻,她說著。

那口氣是令人無從反駁的徹底。從那表情可以感受得到她的混亂,像是梵谷的顏料

 

被全數掉換包成水彩那樣,那我知道那確實有什麼,無法用語言表達的什麼。

至少我是這樣認為。

 

星期五的時候她正在房裡寫作,用文字處理機將累積了數個禮拜的想法整理清晰。

她每天固定清晨五點起床,泡杯黑咖啡看過早報後便繼續提筆創作。如果冰箱的

食材用盡,她會到兩條街外的麵店點份天婦羅蕎麥麵。約十點左右入睡。

這樣的作息她應該已經相當地熟練,或者說自然。但自從被監視後,時間對她而言

已經不是一個概念。

 

特別是那個下午,那個什麼正式的介入了她的世界。

 

「這是起點吧。」我把煙吸入肺底,等待身體充分吸收後再深深的吐出來。「有什麼

理由不得不做到這樣的地步嗎?」十二月底的寒風讓我的腦袋也都凍僵了。

 

「我也無法理解。這件事就連警衛也不想插手,對方的背景似乎相當複雜。想一個人

解決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愛子搓著雙手低頭像是在算著腳步。

 

「怎麼說?」

 

「除了聽聲音的人,還必須有一個接受者,那聲音才能算是完整。」

愛子的臉扭曲著。

 

我抬起頭,天空浮現著兩個月亮。

 

P.S. 村上春樹時常使用用來強調文字的點基於排版的關係省略。

 

瓊瑤版 作者 mayshinday

 

不,這怎麼可能是事實,當我看到了新聞上的報導,

我的心就像碎了的玻璃一片一片的破裂了..

不,這怎麼可能是事實,我乃冰清玉潔的一介女子,

怎麼能接受這樣此樣的控訴,

我的心就像碎了的玻璃一片一片的破裂...

 

這事該如何說起呢?

小女子在這一路上,帶著股狂熱和勇氣,千辛萬苦的尋到台灣,

日日夜夜,腦子裡只有一個單純的念頭,找到金宅大門!

在這個念頭下,多少的苦都挨過了,多少的罪都受過了!

儘管不明白怎麼說台灣話,也不會書寫台灣文字,

但是滿腹的猶豫和不安我都一一忍受過來了,

更甭提小女子我會忍心去傷害任何一位、任何一位朋友呢?

我縱使有千百般的委屈、有說不出口的難言,

小女子也絕對不會去傷害任何一位、任何一位朋友的啊!

 

我想那大約是在金色秋天吧,楓葉轉紅的讓人心醉,月娘也化作圓盤之際,

小女子從西方深院大宅院搬入了長宅大院,

在這裡我快樂、無憂無愁、愛唱歌、愛笑也愛鬧,

我的笑語之聲,隨時隨地飄浮在那棟古老的宅子和深廣的花園裡。

沒多久,我隔壁那廂不知怎地時常在我的牆壁上敲敲打打,

是敲敲打打吧,我猶豫和不安,但是我仍不敢去確認。

只是她就連我與嬤嬤在祝賀大壽,敲敲打打聲也不肯放過人家,

或許隔壁住著的是位發瘋的女子,我心想或許他是被老爺子關起的姑娘,

但卻不敢去確認,在這深院裡頭很多事情還是別知情的好。

雖然我擔憂、我不安、我難受,但我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試想一個單身的女子,迢迢千里的來到長宅大院,

從西方來到東方,還去質問他人,

他們會嘲笑我,會輕視我,會認為我下賤,淫蕩,和無恥!

 

愛瑪的外表是憔悴的,長途跋涉的疲累,加上這幾個多月的相思之情,

以及這幾個日子來的聲音干擾,把愛瑪折磨得瘦損不堪。

 

小女子曾與打更的訴說這件事情,

然而打更的楞了愣只說了:「隔壁的小姐很敏感,您就將就將就點吧。」

但是這種聲響一回又一回,我的不安也一晚又一晚的壟罩著我,

我害怕、焦慮、甚至發冷,我的內心一層又一層的被澆下冰水,我睡不成眠。

在無數個夜晚,我時常起身走動,想尋出那聲音背後的意圖,

儘管那是危險且恐怖的,但是我已經受不了了,我內心極度的感到憤怒,

我一回又一回的忍受,難道我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忍受嗎?

一次又一次的忍受,又能夠換到一天或一刻的安寧?

 

在那個事情發生前的下午,

那聲響又在愛瑪房間中響起,一聲又一聲的敲入她心,

她靠在房間的牆上喘息,渾身上下,如同被幾千萬個人拉扯著、撕裂著,

這就是她夢寐以求的套房

這就是她寧可犧牲所有的東西來換取的套房

她用拳頭堵住了嘴,倚在牆上,痛苦的搖著頭,

心裡在不斷的,反覆的呼喊:「不!不!不!不!不!」

 

許多時候,意識是人最大敵人。

 

當愛瑪無目的的在房間裡閒蕩著時,她最希望的,是能沒有意識,沒有思想。

希望自己能化為一縷煙,一片飛灰,被風吹過,就消滅得無影無痕!

但是,她有思想,有意識,她知道自己遭遇了什麼,

她感覺到那始終徹骨徹心的疼痛。

當被被房間冷氣吹得四肢冰凍,而疲倦得無力再舉步的時候,

她跌坐在床沿上,用手捧住焚燒著的頭顱,

喃喃的說:「現在,我還剩下什麼?」

抬起頭來,她望著那鏤花的窗格發呆,對自己凄然微笑,

自語的說:當什麼都不剩的時候,又該怎麼辦?

她自己找到了答案:「烙人!」

她眯起眼睛,繼續微笑,心頭各種紛雜的思想已經合而為一,

像山谷中的回音般反覆撞擊的響著:烙人!烙人!烙人!……”

可是,在這一片的烙人呼號聲中,她看到了一張臉,那女孩的臉!

曾被她詛咒過,痛恨過,責備過的那張女孩的臉。

 

愛瑪感到非常的難受,

她跟了其他箱的人說起這件事情,其他人們提出了很多想法,

他們繼續在說話,她已經把握不住任何一個字的聲浪,

那些句子從她耳邊輕飄飄的溜過……

在她自己昏亂的思潮中,

她只有一個固執而強烈的念頭:「抓住那女孩,擾亂她!騷擾她!」

她看到的是自己那份被殘酷的現實所踐踏的幻想,

一切美的、好的、詩一般的、夢一般的幻想,

全破滅在最最醜惡,最最無情的境況中,

破滅得那樣乾淨,連一丁點痕跡都找不出來。

愛瑪猛然發出一聲狂喊,就用兩隻手抓住了外頭打更的的肩膀,一陣亂搖,

嘴裡亂七八糟的嚷著說:「那個女人!不不!不!那個女人!不!不!我要找她,……

要找她!」

她哭了起來,把打更的搖得更厲害:那女人在哪?你告訴我,她在哪兒?那女人在哪兒

?她在哪兒?……”她停下來,打更的被搖得長髮零亂,臉色蒼白。

她凝視打更的,再掉頭望著隔壁房的門號,呆了片刻,默默的搖頭,自言自語的說:

會是這樣的,不會是這樣的,命運不會待我這樣殘忍……”

 

在那天的夜晚,愛瑪她們決定去看看真相!

那女人?或者,那女人真是瘋子,或者,那女人是有什麼苦衷。

否則,她怎會如此對她讓她置身於害怕之中?……不不,一定不是這樣!

多半的人都很耐斯,能出了什麼事,他們會告訴她,那女人一定有別的苦衷,

那麼,就是有別的原因……不不,也不會是這樣!也不能是這樣!

她猛烈的搖搖頭,和困擾著自己的各個思想掙扎,

終於,一咬牙,她站正了身子,不管迎接著自己的是什麼,

她必須面對這已經到眼前的事實。

橫了橫心,她重重的扣了兩下門環。

她瑟縮而不安的等在門外,心臟在激烈的跳動著。

謎底將要揭露了,她忽然覺得軟弱而膽怯,渴望有一個可以逃避的地方,

甚至希望那兩扇門永遠不要開啟。

誰知道門後面有著什麼?出於一種第六感,她本能的預感到凶多吉少……

因為那女人居然不出來應門。

然後,東箱的男孩在幫她想辦法,那男孩叫了幾句請求她開門的話……

愛瑪的手抓緊了門上的把手,木頭雕刻的花紋陷進了她的肉裡,她不覺得痛楚。

瞪著眼睛,她一瞬也不瞬的望著面前這扇門。但還是沒反應。

 

而之後那些任意散佈謠言的字條、言語,

每一個,都像一把利刃,刺得她體無完膚、在過度的震驚和痛楚下,

她感到全身心都麻木而僵硬起來。

除了眼睛越睜越大之外,她無法做任何的反應,無法吐出任何一個字的聲音。

 

愛瑪仍舊愣愣的,瞪大的眼睛注視在輿論的紙上,卻什麼東西都看不見,

面前是朦朧的,模糊的,像一團灰色的濃霧。

心髒在越絞越緊的情況下,只覺得無邊的痛楚,

痛楚,痛楚……痛楚得麻木、麻木中又混著尖銳的痛楚。

痛得她什麼感覺都沒有。

 

帶著滿心的創痕,滿身的塵土,愛瑪就此關進了房門。

來敲門的是西箱的一位跟她一樣遠道而來的朋友,

她顫巍巍的扶著門,以不相信的眼光望著憔悴得幾無人形的愛瑪。

愛瑪喘息著靠在門上,閃動著淚眼,急迫的問:妳來做什麼呢?

妳?妳,友人口吃的望著愛瑪,

把顫抖的手壓在愛瑪的肩膀上:妳,妳難道不知道去年她也是如此逼走二夫人的嗎?

 

毛澤東孫子版 作者 jessica35354

 

...這個....我想說...這個啊.....在這..........

這個事實就是...這個....我無意在這個......就是啊....我沒有這個意思要....

做這個....也就是說這個...打擾任何人的事情...

 

我的鄰居這個.......我想從側邊講這麼一個...也就是說這個...我啊...搬來這個..

...這一個...也可以說是在九月的時候...我搬來這麼一個..就是說...現在這麼一個..

 

換個邊來說好了....這個...我啊...每一次想....也可以說成這個我從像現在這個...

我要跟祖母做...這麼一個.......我啊...每次都要強調的這...也就是這個...

 

談到我跟管理員強調的這個.......也可以說是這樣一個我們談過的這個.....

有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就是敲牆壁...敲牆壁嘛....我想談關於這個...敲牆壁的這..

我啊...強調這個...敲牆壁...我用著我的電腦啊這個...他卻又再敲牆壁...這是我很..

這也可以說是這個...

突然這個...她的一張臉換個邊說這個....也就是這個.......跑到我窗前啦這...

我想強調的是這個...她這個這樣做...根本就是這個...侵犯了...也可以說是侵犯了

我的隱私嘛....

 

這個.......我想表達的是這個...所有的這一個外籍學生這個...這個...怎麼說呢?

我想強調的是每一個人..這樣一個...都知道這個.......這個事情...

但這個...怎麼說呢....她還...這個...我們想要做這樣一個......這一個事情...

也就是說這一個...我們一直強調的這個...看這樣一個窗戶......也可以換個邊...

她也一直作這樣一個...我們說過的這一個事情....

 

簡言之...當然這樣一個...這我們也只有...這一個其實嘛...我想強調的重點是...

那時候這一個....換個邊說...這個我們只有一個...其實可以說是這樣一個...

就只有這麼一個男同學....但她卻這個...根本就是這一個...其實簡單來說呢...

就是這麼一個動作...也可以說成這個抱怨的動作...而她這個到處去做...

 

這個........我感到非常疑惑這個...

 

 

創作者介紹

ζ Rain Fox ζ

RainF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